列异记

关于我

全职相关
叶黄初心,双花本命
伞修橙亲情向only
热爱冷拆逆,从未有节操
Hell?
Yes,I do.
我回去渣基三了……

迟来的情人节贺文,本来打算新年第一天发上来的,结果又拖过了十二点QAQ我果然是拖延症晚期没救了!

写的是于远,怎么看着像无差……

不要吐槽我的题目【起名废……

柠檬薄荷与布丁奶茶

春节前的最后一场常规赛,百花在主场迎来了霸图。

K市向来不是春运人口迁徙的大城市,就算是比赛日碰上了西方的情人节,也依然没有抵消粉丝们的热情,相反,他们的热情甚至更为高涨。

谁让来的是霸图?是百花缭乱和张佳乐?

继十年如一日的叶修和霸图,后起之秀的蓝雨与微草之后,联盟中被粉丝们津津乐道的世仇又多了一对儿——百花和霸图。

还是单方面的。

说得再确切一点儿,是百花的粉丝对霸图的某位队员。

所以哪怕今天是一群人秀恩爱另一群人举火把的日子,而春节又临近眼前,百花主场的场馆依然人声鼎沸。

联盟的第十一赛季,落花狼藉和花繁似锦的配合越来越风生水起,周光义和曾信然在队伍中的融合越来越好,百花在常规赛里的成绩虽然与张佳乐时代尚不可同日而语,可相比起前两个赛季,也颇有些涅槃重生的意味。

而上个赛季林敬言的退役后,霸图再没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冷暗雷的操作者,一张全新打造出的优质账号卡,也只好暂时被冷藏了起来——要是一直没有人能够继承,不免有着被拆分的风险——虽说第十赛季的时候为了保持状态轮换式的打法他们没少用,可缺少了一个穿针引线的人,再加上短短的假期里张新杰和张佳乐双双参加了世界邀请赛,少了太多新战术的制定和磨合的时间,还是对霸图十一赛季的比赛产生了一些影响。不过被当做拳皇接班人培养的宋奇英,自赛季的伊始就展现出了非凡的进步。

这种都写在明面上的情况,让人们对两支战队胜负的预测愈发扑朔迷离。

“李指导,依你看,今天的比赛谁的胜面更大一些?”双方的队员还没有出现在选手席上,潘林习惯性地先开始了向李艺博的询问。

“两支队伍各有优势,可以说无论是哪一支队伍赢得今天的比赛,我都不会感到惊讶,具体的情况还是让我们通过比赛来了解吧。当然,从私心上来说嘛,我还是不想看到客随主便的情况发生的。哈哈哈,开个玩笑,大家不要当真啊。”

“好的,那就让我们把目光转向到比赛现场。”潘林立刻接上一句,把话题重新引了回来。

镜头里,双方的队员正在入场前的相互致意。

比赛的过程算得上跌宕起伏,但结果还是让他们比较满意的。

6:4,邹远在个人赛里的一分和团队赛的五分,让百花最终虽然有些艰难但还是成功拿下了比赛,在积分榜上上升到第六位,年后连着几场比赛都是弱旅,显然还有着上升的空间。

这当然值得小小庆祝一下,方式嘛,是队长和副队请大家吃宵夜。

其实战队并没有比赛日吃夜宵的习惯,事实上,经过一整晚的高强度的操作后,他们更需要的是一次舒适的热水澡、一套完整的手操和一个可以睡到自然醒的觉。

但事情总有例外,比如今天。

“队长,怎么想起来要出去吃东西?”邹远跟在于锋身边,对这个由向来一丝不苟的队长提出的建议有些困惑。

“眼看要过年了,下周也没有比赛,放松放松嘛。”

“哦,好。其他人呢?”

“等着我们给他们带夜宵回去。”

“……好吧。”邹远小小地叹了口气,打劫队长和副队,还真是百花亘古不变的传统。

“咱们去哪儿?”

“楚辰说临街新开了家甜品店,东西还都不错。”

“怎么突然想起来吃甜食啊。”

“治疗强力推荐,谁敢反对?”于锋走在人行道的外沿,把左手的手套摘下来递给邹远,“换着戴戴,别冻着了。”

邹远接过来戴好,他跟于锋的手型相近,于锋的手套又有一点弹性,他戴起来倒也合适。

还带着他家队长的体温。

邹远还在感受着指尖的一点温暖,冷不防给一个不算大的力气牵住了衣角。

低头,是一个才刚刚过了腰的小女孩儿,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他。

“哥哥,买枝花好不好?”

邹远愣住了,下意识地往小女孩儿的手里看了一眼,一小把包装得并不算精致的玫瑰。

哦对,今天是情人节。

玫瑰花的叶子和花瓣都有点打蔫了,有的还有残破,想来也是给人挑剩下又卖不掉的。邹远喜欢花,但并不喜欢这种在几乎算得上强买强卖的方式,尤其是碰上什么节日的时候。小女孩儿看着他,眨了几下眼睛,瘪了瘪嘴,几乎就要哭出来。

“哥哥,我卖的不贵,只要五块钱,你就买一枝好不好?我给你挑最好的。”

邹远心里一软,别过头往身边看了一眼,于锋站在离他几步远的斜前方,抱了胳膊不说话,姿态和表情与路人没什么两样,像是打定了主意只看热闹绝不参与。

邹远伸手摸了摸小女孩儿稀疏的头发,从口袋里掏出来钱包,递给她一张十块的,拿了一枝看起来最顺眼的,说:“不用找了。”

“谢谢哥哥!”小女孩儿给他鞠了一躬,抱着花儿又去寻找下一个买主。

他快走了两步赶上于锋,继续他们的夜宵之路,于锋一路上没再说话,等到了甜品店的门前,才低笑了一句:“邹远,你也真是个心软的好人。”

邹远浑然不觉这张来得莫名其妙的好人卡,手指捻着花枝有一下没一下地转着:“天这么冷,不管怎么说,还是早些回家的好。”

“那你怎么不全买了?”

“额……钱不够,我又没法刷卡,”邹远摸出来钱包打开给于锋看,里面只有一张绿色和两张蓝色的钞票,“啊信用卡还没带。”

于锋默默咽了一口,百花的传统其实是队长副队买夜宵,夜宵腰包队长掏吧。

掏就掏吧。

甜品店的人不算太多,多半也是因为今天日子特殊的原因,他们才站在点餐台的前面,负责点餐的小姑娘眼睛刷的就亮了起来:“两位……额……两位大神要喝什么?”

果然被认出来了,于锋和邹远对视了一眼,幸而这个小姑娘年纪不大,但显然是个冷静的人,特意压低了“大神”两个字的声音。

邹远还在思考,小姑娘又笑嘻嘻地介绍:“今天情人节,这个鸳鸯奶茶的情侣杯半价哦。也有小杯装的,第二杯半价,不过我还是推荐大杯的,比较划算。”

好吧,刚才那句判断收回。

“你喝什么?”于锋看了邹远一眼,邹远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跟自己内心一样的尴尬。

“谢谢了,不过我不太喝咖啡,还是来杯红豆布丁奶茶吧,多加一份红豆。”

“吃的呢?”

“提拉米苏吧。”

于锋掏出钱包,拿出来一张粉红色的钞票递过去:“一杯红豆布丁奶茶,多加一份红豆,一杯柠檬薄荷不加糖,一份提拉米苏和一份巧克力慕斯。”

“哎,队长,怎么又是你请客?”

“你今天打得好,”于锋笑了笑,“我请客,当奖励。”

“两位大神,堂食还是打包?”

“堂食,”他转头向邹远解释,“等会儿吃完了再给他们带回去,这样喝的东西不会冷。”

“好的!”她熟练地下完单,低头抿了抿嘴唇,还是小声问了一句,“可以,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于锋早在她脸上从职业表情变成带了一点羞涩和一点期待的时候就猜到下一句是什么,果不其然。他从口袋里拿出来一支签字笔,问:“签在哪里?”

小姑娘掏遍了工作服的口袋,也没能从里面找出来一张可以写字的纸,后面排队的人显然是不玩荣耀不看联赛的,已经不耐烦地催促着他们快点,邹远灵机一动,抽了张餐巾纸递过去。抬手看见自己还戴着于锋的手套,就摘下来还回去,低声道了句谢。

两个名字并排写在了一张餐巾纸上,于锋字如其名,瘦削刚劲,一笔一画间带了些劈山凿石的力度,相比起来邹远的就温和了太多,转笔的地方细腻圆润,连绵不绝,像是温水从羊脂白玉上流过。

两种看起来几乎是截然相反的笔迹,放在一起,居然也很相得益彰。

小姑娘双手接过签了名的餐巾纸,贴心地指了一个方向:“两位大神,那边比较隐蔽,不太会被人注意到。”

邹远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两株茂盛的金桔后面,安放着一张不大的玻璃圆桌和两把藤椅,后面就是墙壁,侧边有窗子,和两株金桔刚好夹出来一个小小的角落,光线有一点暗,虽然空间不大,可也不显得拥挤,就点头道谢,转身去取餐口那边排队。

他拿手臂碰了碰于锋的,用下巴示意了一下:“队长,你先过去占个位。”

“哦,好,你慢点儿啊。对了,这个我拿着吧。”他从邹远的手里接过来刚刚路边买下的那枝玫瑰,全没注意到点餐的小姑娘脸上的丰富的神情。

邹远端了两人份的饮品和甜点回去时,还离着两步距离,就看见于锋正对着外面的焰火发呆。

那神情让邹远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同队两年多,他从未在于锋的脸上见过。他的队长从来都是坚定的,执着的,哪怕是比赛失利战绩不佳面对媒体的明朝暗讽的时候,也从来没有过像现在一样,看似平静,却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迷惘和落寞。

像是看到了第八赛季时候的自己。

邹远刻意放重了脚步声,听见声音的于锋转身站起,伸手去接他手里的托盘。

“辛苦了,诶,这花儿哪来的?”

托盘里除了他们刚刚点过的东西,又多了一枝深粉色的玫瑰,花瓣上还带着湿意,在他们两个人的吃食中隔出来一条楚河汉界。

“这个吗?”邹远笑了笑,“我去取餐的时候,工作人员说今天情人节,点双份的都有玫瑰送,我就拿着了。”

于锋把托盘放在桌上,把邹远的那份摆在他的面前,微微皱了眉。

“甜的吃太多了不好。”

“啊?”邹远低头看了看自己点的东西,一杯多加红豆的布丁奶茶配一块儿提拉米苏,他挠挠头,拿叉子在提拉米苏上浅浅刮了一层,“也不都是甜的,队长你看有可可粉。”

“还是少吃点好。”

“习惯了,说起来队长你不是G市人吗,G市糖水那么有名,你怎么爱喝这个?”

他喜欢吃甜食,是第八赛季开始的事情,算得上他的一个小秘密,唯一的知情人,是远在呼啸的唐昊。

心里太苦的时候,吃甜的东西会舒服一点,网络上总有这些稀奇古怪的小贴士,谁知道有没有科学依据。

他曾经对这唯一的知情人说过,得到了一个巨大的白眼和一声哼。那个时候他被硬推上队长的位子,接过了百花缭乱,拼命去模仿张佳乐的操作,却一次次被击倒,每天每天都疲惫不堪。

唐昊曾经一针见血地拆穿过这个从俱乐部到队员再到粉丝们构建起来的骗局。

“模仿得再像,你也不是他。你要当第二个张佳乐,随便你,可要是我,那我就是要做第一。”

邹远只有苦笑,他何曾有过想清楚的机会?

于锋放好自己的杯子和碟子后,拉开藤椅坐了回去,这才记起刚刚邹远问的问题:“我喜欢柠檬和薄荷的味道。”

邹远叼着的吸管从牙齿间滑落,柠檬和薄荷?那是什么味道?酸?涩?苦?或许还带着很重的凉。无论如何,听上去想起来都不会是一种能够让人愉悦的体验。

更别说于锋还特意交代过不要放糖。

“队,队长,我觉得你的口味有点特别。”

于锋神情自若地喝掉一大口柠檬薄荷,邹远看得牙根泛酸。

“说这么含蓄干嘛,当年景熙他们都说我体质特殊骨骼清奇不食人间烟火不如回火星自由生长去吧。”

邹远被逗得前仰后合,他笑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停下来,看向于锋:“蓝雨的氛围还真好。”

“不过对我来说,还是百花更好,”于锋捕捉到他的副队在赞扬的语气中流露出的不自然,他不是那种思维转得极快会活跃气氛的人,只能以一种稍微拙劣些的方式来转移这个话题,“不说这些没用的了,今晚的比赛,你怎么看?”

邹远着实没有料到话题转得如此突然,好像他正看着书,刚翻过一页轻松一刻,下一页赫然写着战斗法师的炫纹使用技巧总结。

刚刚结束的比赛里,邹远在个人赛里第一个出场,霸图上场的也是枪系,不过不是他的前辈,而是以选位和稳定而著称的秦牧云。

邹远看到对面选手席上站起来的人时就露出来一抹苦笑,对上这样的一个选手,主场的选图权着实没法给他带来太大的优势,而且他们之前从未在任何一场个人比赛中有过对阵,对对方的了解仅限于视频,和队友的反馈——从这个层面上来说,秦牧云甚至还占有一点点优势。

“不用紧张,”于锋拍了拍他的肩膀,“神枪手挺好的,你又不是没打过周泽楷。”

邹远这下是差点真笑出来,他当然知道于锋在说什么。上个赛季常规赛的最后一场,按照纯血量的计算,他可是实打实地干掉了轮回的两个人,跟周泽楷的那一场,甚至是兑掉了相同的血量。

“嗯,我上了。”邹远松松握了握右拳,拇指点在胸口队徽的地方,比了个交给我的手势。

他没让场下的队员们失望,虽然一场下来惊险迭出,秦牧云无愧于职业选手里公认的最善选位的评价,几乎没有给邹远留下任何在地图上的纸面优势。

不过最后赢下来的还是邹远,花繁似锦被巴雷特狙击两次爆头,却抓住了一个短暂的空隙喂了零下九度一个乱雷,里头又额外藏了一枚僵直弹,凭着这短暂的机会,硬是用一层血皮站到了最后。

“其实这场我打的不够坚决,之前有一个空挡我没抓住,不然后来也不会那么危险。”邹远搅了搅杯子里的奶茶,把红豆和布丁搅匀一点儿,喝了一大口。又插了块儿提拉米苏。

“嗯,第二个巴雷特狙击你本来不必吃的,那个时候怎么了?”

“手速失控了,技能冷却没算好。”

“不应该。”

“下次不会了。”

“擂台赛呢?”

“擂台赛……不是队长你打的么……”邹远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队长其实你的表现挺好的,但是开局确实不太理想。”

擂台赛是于锋守擂,开局的情况不太理想,轮到于锋上场的时候,面对的是还有霸图第二顺位还有半血的张佳乐。

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再一次站在了同一片场景中,以敌对的姿态。

坐在里面的于锋和张佳乐自然是听不到的,但满场的嘘声却是根本不需要听见也能想象得出。

张佳乐就在满场的嘘声中打掉了于锋百分之五十五的血,留给守擂的韩文清一个不到半血的落花狼藉。

霸图十年的老队长当然不会允许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输掉比赛。

“他用半血打掉了我一多半的血。”于锋出言提醒,“单从这一场来看,我还是不如他。”

邹远拿着叉子戳了几下碟子里的甜点,于锋的这句话让他有点为难。一面是他现在的队长,有那么一点点名为喜欢的情愫的队长,另一面是他的前队长,甚至算得上他的授业恩师,可在他看来,于锋多付出的那百分之五的血,是因为那个血气唤醒,而这个技能开出来之后的效果,也确实相当可观。

邹远向后倒在藤椅的靠背上,眼睛低垂着看向自己的鞋尖:“其实相比于这个,我觉得队长你的计算有一点问题,我是说,在你知道守擂的是韩队的前提下,跟前辈打的时候就不应该把血线压得那么低。我知道你是想开血气唤醒,可是应该再考虑一下的。”

“你说得对,是我考虑不周,如果不是团队赛的时候光义拼死的舍命一击,我们今天就是惨败。今晚我会再写一份分析出来的,明天复盘。”

“不是吧队长,这都过年了……”邹远重新抬起头来,在于锋的脸上看到若有所思的认真,也就收起了自己的那点儿惊讶,“早些复盘也好,大家也都能早些回家,哦对了,队长你什么时候的飞机?”

“后天下午两点半的,怎么,要送我?”

“好啊。”邹远坐直了身子,目光灼灼,可没敢看他的脸,只盯着于锋捧着杯子的修长手指。

“嗯,嗯?邹远,我开玩笑的。大过年的你不好好在家陪家人,送我干什么。”

“没事儿没事儿,原来前辈在的时候,每次走的时候,我也都送他的。”

“每次都送?”

“对啊,前辈不是K市本地人,你不会才知道吧?”

“额,还真是……你们的关系,还挺好的。”

当然好了,除了他之外,你听我对谁的称呼只有前辈两个字?就连整个第八赛季和第九赛季你才来的时候,我都没能成功地把他从队长改口称前辈。

可邹远当然不能那么说。

“是啊,前辈一直是我奋斗的方向。”

一句话说出口,于锋就没了声音,邹远也同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低头喝奶茶,试图掩饰自己现在不安的心情。过了好一阵子,于锋终于重新开口:“其实,我挺羡慕张佳乐前辈的。”

这突如其来一句让邹远手一抖,险些掉了刚刚插起来的一小块儿提拉米苏,他稳了稳,像只是听到一个平常的问题一样,若无其事地把那一点甜点放进嘴里。

可可粉铺得有一点多,入口瞬间的苦涩让邹远皱了皱眉毛,低头喝了一口奶茶。

于锋没有等邹远开口,或者说他有没有等谁也不知道。

“你看,直到现在,张佳乐前辈回到百花的时候,他们还是依然会那样对他。”

邹远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是的,自从叶修退役之后,联盟里能不分昼夜黑白阴晴雪雨,在客场的比赛里享受到全场嘘声的人,只剩下张佳乐自己,在百花的主场。

哪怕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多,哪怕现在他们的主心骨是于锋和邹远,哪怕他们早已经从对张佳乐的依赖中走出,可这样的场景却在每一次的比赛中,都要上演,像是永远不知疲倦。

人真是最自私又最难懂的生物,他们可以那么轻易而坚决地怨恨着一个人,却很难学会原谅。

邹远耸了耸肩,当然,前辈他其实也并不需要这样的原谅。

可于锋为什么要说这些?

“但是除了效平,你们却从来没有抱怨过,甚至还充满了怀念,我是说,我刚来的时候,”于锋的语气里有着八分的认真,大约还有两分的不解,“那个时候他是你们的核心吧……”

“是灵魂。”邹远纠正他。

“好吧,灵魂,”于锋笑了一下,邹远从上头看到了试图掩饰却没有做好的勉强,“他就那么一走了之,抛下了你们所有人,但是你们却不怪他。你,张伟,楚辰,甚至是现在的唐队,都没有——不光不怪他,好像还十分理解他的选择。”

邹远笑了:“是啊,我们都能明白的。不过队长,你肯定猜不到,前辈宣布退役和复出的时候,整个战队里最能理解他的人是谁。”

他用了一个陈述句,笃定的陈述句,于锋也就起了一点小小的好奇心:“既然你这么说了,那肯定不是你了。我不猜了,是谁?”

“是唐昊。”

“唐队?”

“嗯,是他。那时候他已经签了呼啸,眼看着就要走了,知道前辈复出的消息,第一反应居然是拍桌子叫了好,然后才想起来问我好不好。”邹远笑,咬着吸管拔出来一点儿,用舌头从左边转到右边。

“这倒是还真让人想不到。”于锋的神色似乎轻松了些,可语气里依然带着跋涉千里的沉重,让刚刚似乎缓和了一点的气氛重新落了回去,不过那点缓和可能也是邹远的错觉。他眨了眨眼睛,动了动肩膀,好像这样的动作能让他把才压下来的重量抖落一些。于锋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看着邹远:“你知道当初我离开蓝雨的时候,喻队是怎么跟黄少说的么?”

“嗯?”邹远松开叼着的吸管,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这是他们成为队友后两年多的时间里,于锋第一次主动说起他在蓝雨时的事情。

于锋显出来一点回忆的神情,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捻着塑料吸管转弯处的褶皱,杯子里的柠檬片随着草绿色的吸管转来转去,没有清理干净的柠檬籽落下来,极慢极慢地沉到了杯底,拉伸出一个漫长的镜头,像极了上次他们队里去看电影的时候,一个转场前屏幕上定格的画面。

也是电影中整个故事的转折。

邹远忽然意识到这大概对于锋来说,是一件再不会对别人提起的事情。这样的感觉让他有一点紧张,手指上不自觉地微微用力,握紧了装红豆布丁奶茶的纸杯。甜品店里本来就不太喧闹,而他们这个小小的角落里就显得格外安静。

这突然的安静让他生出一些隐隐的不安,他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任何声音。

于锋就在这个时候开了口。

“喻队说,少天,你记得上次我们在码头看到的船么?有些人就跟它们一样,背负的东西越多,责任和压力越大,才走得越稳,也行得越远,”于锋松开吸管,拿起小金属叉子拨弄了两下巧克力慕斯上缀着的糖渍樱桃,“那个时候他们在训练室的阳台上,我站在门口,黄少面朝着窗子,看不到我,可喻队知道我在,他甚至是看着我说的。”

于锋放下叉子,微微垂了头盯着自己杯里浮在最上面的两片嫩绿的薄荷叶子。

“邹远,你知道么,整个蓝雨,所有人——哦不,除了黄少——都表示了祝福,可是我知道他们其实是并不理解我的选择的,我走的那天,他们祝福我,只是尽一份昔日同队的情谊,而真正能明白我的,大概只有喻队一个人。”

“可我也知道,就算是他这样劝说了黄少,黄少也不会因此改观,在他的眼里,我或许,不,应该是只能,永远都只能是一个背叛者。”

有什么细而尖锐的东西在邹远的心里扎了一下,极快极轻,一瞬即逝,可他捕捉到了这点难过和轻微的刺痛,于是这原本只有针尖大小的东西在短短的几秒钟里膨胀开来,撞得他胸口隐隐发疼。

“我早该想到的……”他轻声咕哝了一句。

“什么?”

“啊?没什么。”邹远捧起来纸杯,吸了一口里面已经冷下来的奶茶。

我早该想到的,一个能用细致而精密的计算来玩狂剑士的人,就算他表现得再坦然再无谓,又怎么可能真的会是一个不在意外人言语和评价的人?

“队长……”邹远忽然笑了,眼睛弯起来,睫毛微微颤着,那笑容有一点明亮,让他本来很是普通的眉眼变得有一点活泼。

他从托盘上拿起刚刚取餐的时候店员送给他的玫瑰花,于锋取出了所有的东西,但没有动那朵玫瑰花,于是这原本是他们之间分界的花,现在安稳地放在托盘中,像是一份应该送给谁的礼物。

邹远用拇指和食指捏着花枝,小心避开了上面残留着的尖细的刺,越过桌子,插进手边的细口花瓶里,那里已经被于锋放进了之前他在街上从卖花的小女孩儿手里买来的花,墨绿色的茎叠压着,两片叶子交错着缠在一起,一朵鲜红,一朵深粉,花瓣亲密地挨着,几乎算得上是交颈的样子。

于锋安静地看着他,没有说话,等着他把后面的话补完。

邹远伸手取过来巧克力慕斯上的那颗糖渍樱桃,放进嘴里:“队长,那你愿意在你的船上,再加上一个人的重量吗?”

End

 @雀尾生_Az 晚了一点但是我码出来了,说好的肉呢?【盯

评论(14)
热度(132)
© 列异记 | Powered by LOFTER